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轉載】台化堅持燒生煤?環團質疑環保誠意



圖為2016年06月06日彰化縣環保團體帶著藍色絲帶與氣球到縣府陳情,呼籲縣政府禁燒生煤。(大紀元資料照)

【記者徐翠玲/台北報導】針對台化汙染引發大力反彈,台灣環境公義聯盟召集人洪正中27日指出,台化問題出在台化本身是否有「環保誠意」。台化如果堅持不改變生煤燃料、無法有效解決空汙,民眾肯定無法接受。即使台化提出各種符合法規要件,彰化縣政府勉搶給予許可,仍應加上具體附帶條件,督促台化在期限內完成能源燃料轉換,淘汰生煤以天然氣等替代。

歐洲主要國家汽電共生以天然氣及本土生質能為主。中興大學工學院副院長莊秉潔表示,國內汽電共生以燃煤為主,造成空汙問題嚴重;而能源局在汽電共生的餘電購買上,皆不分燃料別,導致汽電共生廠寧願燃燒生煤。

莊秉潔指出,台電經常對外表示,天然氣成本高於生煤,這是錯誤算法。台電電力調度所採用的經濟調度公式,並未納入社會成本。依據國內外研究,納入社會成本計算後,燃氣比燃煤成本還低。錯誤算法讓燃煤電廠產生的空汙、醫療等社會成本,由下風處民眾買單。

莊秉潔說,燃煤會產生一級與二級致癌物質,由國內各大燃煤工廠下風處,癌症發生率已顯著偏高,可獲得佐證。台灣應確實落實禁止燃燒生煤的政策。這也是在地醫界團體要求彰化縣政府不應再核可台化彰化廠燃燒生煤的主因之一。

台化彰化廠汽電共生鍋爐能否繼續取得許可證28日揭曉。立法院刻正進行《空汙法》第28條修法,俢法通過後,中央及地方政府都有權力禁用生煤。彰化縣議會已於7月22日通過「公私場所使用高汙染性燃料自治條例」,待中央政府同意備查,彰化縣政府也可以依自治條禁用生煤。

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民進黨不如時代力量?

民進黨不如時代力量?
       在9/18號由環保團體舉辦的「918 關台化燃煤電廠、還彰化健康空氣」大遊行上,時代力量立委幾乎全員參與,並且在公開呼籲朝野應共同支持《空氣污染防制法》第28條修正案,賦予地方政府針對空氣汙染得以採取更為嚴格限制與更優先的決定權,儼然已是台灣禁煤運動的政治代言人。
       但持平而論,最早呼應禁煤運動的政黨,是民進黨。李進勇在2014年參選縣長時,即已提出禁止六輕燃燒石油焦與煤;而在隔年(2015)更率先在議會通過「雲林縣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這是全台全台首部禁燒立法,此後,台中市、彰化縣也響應雲林縣政府,提出有似於禁燒精神的自治條例草案。
       雖然雲林縣的禁燒立法於國民黨執執政的被環保署駁回,但自蔡英文當選總統、民進黨立委席次過半,民進黨首度完全執政。雲林縣民進黨籍立委蘇治芬與劉建國均有提出相關立法草案,其中劉建國的版本正式提案於電業法禁燒生煤,台灣禁煤運動可望大躍進。
      但弔詭的是,現在外界對於民進黨政府禁煤的決心多持保留與質疑,又何以今日時代力量反變成禁煤的代言人?民進黨政府若不拿出更多作為,只怕外界質疑「民進黨是否不如時代力量」的聲音只會有增無減。
相關新聞:


響應中台灣反空汙遊行 時代力量要捍衛國人健康

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轉載】不是三個如果,是要堅持「三要」



彰化縣醫師站出來,力挺縣政府,拒發台化許可證;反倒是魏明谷縣長自我設限,提出「三個如果」說。圖/陳婉真

許多搭火車經過彰化的人都知道,台化排放的廢氣很臭。但令更多人不解的是,彰化人何以能忍受它長達半世紀之久?怎麼這一次突然下定決心,發動一連串的反台化行動?

台化在彰化,半世紀恩怨情仇

長期忍受的部分原因是「居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

最主要的原因是,台化在1965年設廠,和1959年的八七水災有關。當年人口數高居全國第一的彰化縣災情慘重,光是房屋全毁及半毁數目,即超過2萬6千戶,受災人數超過全縣人口的16%。許多倖存災民無家可歸而遠離傷心地,今日花東很多觀光地區如六十石山,就是災後外流的彰化人建立起來的。

到了1965年,彰化縣還未從水災的重傷害完全復原,境內還有一些大水淹過的不毛之地,包括現今彰化市台化廠所在地,當時即因烏溪(大肚溪)潰堤,無法耕作,變成野地。因此彰化縣政府及縣議會張開雙臂並聯合主導,讓王永慶的台灣化學纖維公司(台化公司)在此設廠,一如後來雲林縣歡迎王永慶的台塑六輕廠一樣,希望能帶動當地就業及經濟發展。早期台化廠的確在彰化製造很多就業機會,當時還沒有什麼環保意識,大家在「活下去」和「聞臭味」兩者權衡下,只有忍受一途。

台化在收攬四鄰的努力方面,確實也下了不少工夫,不但和地主說好未來工廠若不做,土地仍可還給原地主,還說四鄰所有具工作能力人口,都可以到台化上班,附近各里里民也可利用台化各種設施,包括福利社的便宜產品、員工娛樂設施如免費電影等,都可享用。

在經濟起飛的年代,台化廠採三班制24小時無休,連後來設校的彰化師範(今彰師大),因為部分住學校宿舍的教職員的家屬也是台化員工,學校還特別在半夜為上下班的家屬開一次校門,彰師大師生也可利用台化廠區的各項福利設施。直到今日,台化在和縣府協商時,還是一副自信滿滿的說,鄰近7里所有里民一致支持台化。

偷天換日,化纖廠變火力發電廠

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台塑集團不斷擴充和轉型,從最早的塑膠製造(1954年成立台灣塑膠公司),發展到今天跨足石化、醫療、電子、教育、運輸、能源等多角化事業版圖。相形之下,作為台塑「起家厝」之一的台化廠,在集團版圖中已經不成規模,變成夕陽工廠。

目前在彰化縣政府的工廠登記資料,台塑共有4間工廠,包括台化廠、台塑汽車貨運彰化廠、台化生醫科技、台塑鋰鐵材料科技。其中前二廠幾乎已經到了停產的地步,後二廠的營運情況也不佳。台化最近一次和縣府閉門協商時就一再喊窮,說公司每年虧損3億,縣府官員私下則搖頭表示不解。俗話說「刣頭生意有人做,了錢生意無人做」,以台塑這麼精打細算的集團,怎麼可能只為了維持員工的工作權,而讓它繼續「虧損」下去?真正的原因(彰化人後來慢慢才知道),是台化的主要業務,已經由化纖生產轉為火力發電了。

然而,台化廠明明在縣府的工廠登記裡,業務內容是「化纖材料及製造」,沒有火力發電這一項,為什麼可以公然發電,而且每月光是售電給台電的獲利就高達1億多元?由此可見,台化說它每年虧損3億,是真是假,還值得推敲。

台化廠是以「汽電共生」名義發電。根據《能源管理法》,電廠的設備及發電量達中央主管機關規定者,「得請當地綜合電業收購其生產電能之餘電」。為此,台化廠不斷增設各種鍋爐設備及重油發電設備,並從1991年起,就多次增設發電設備。據縣府透露,台化目前的發電量中,出售與自用的比例約為6:4,這已經不是「餘電」,而是以發電為主業了。

台化除了擅長籠絡四鄰之外,也聘任堅強的法律專才,加上後台的「門神」非常強硬,使地方政府對台化寧可敬而遠之,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至於外傳黑道與金錢收買則是事出有因,查無實據,大家只能強烈質疑。

最近,若不是台化因為有3張固定污染源排放許可證即將到期,被揭露連自己承諾書上的空污數據都長期超標,送件過程的態度又如此強硬,台化在彰化恐怕還會繼續烏煙瘴氣下去。然而很多真相外人難以得知。例如在市區設置這種「有實無名」的火力發電廠,因為燃燒的是劣質煤,必然會產生各種致癌物,這和它登記營業項目所產生的污染物大不相同,也因為沒有火力發電廠的登記,這些致癌物環保局無法可管;導致連醫師也看不下去,展開「插旗挺縣府,拒發許可證」連署活動,短短兩天即有5千人連署,目前還在強力動員中。因為唯有人數够多,才能對政府產生壓力。

台化不遷廠,彰化無發展

9月10日,醫師們特地找了六、七十名各界代表和彰化縣長魏明谷溝通,強烈要求縣府拒發許可證。有這麼多人願意當魏明谷的後盾,想不到魏明谷的答覆竟然是「三個如果」:「如果台化沒有履行承諾」、「如果台化沒有符合環評審查意見」、「如果台化沒有符合環保法規」,縣府才不會發給許可證。

魏縣長,你把重點搞錯了,重點是在人口稠密區的彰化市中心,絕對不允許設立火力發電廠,這是基本常識吧。連台電要在彰濱工業區設火力發電廠,你的前任縣長、國民黨籍的卓伯源都怕破壞鹿港古蹟而堅拒,你到現在也不同意,還口口聲聲說要打造彰化成為「綠能大縣」,卻不敢把市中心的火力發電廠關閉,若非口是心非,就是把彰化人當儍瓜,或是無視彰化人的生命安全。

雖然根據《工廠管理輔導法》規定,以汽電共生為名在市區設火力發電廠的許可權在經濟部能源局,但把銷售餘電變成以賣電為主業,就已違反《能源管理法》第10條。縣府應向中央據理力爭,直指能源局違法許可台化污染彰化,而不是把焦點轉移在核發污染許可證上,故意或不敢去追本溯源,關閉違法在市區設立的火力發電廠。

在此,筆者再幫縣府找出幾個「台化電廠」關廠的法源依據:

1.可依《工廠管理輔導法》第17條,函請經濟部能源局基於生態環境及公共利益維護,公告強制台化停止生產電力事業。

2.也可以依同法第21條規定:「如發生重大環境污染、重大工安事故,致嚴重影響鄰近工廠或民眾安全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命其停工並改善之。」

3.魏縣長更可在民進黨(執政黨)中常會上,痛陳彰化人所遭受的生命健康威脅,或是請你以前的立委同事在立法院有所作為,譬如刪除《能源管理法》中設置能源研究發展基金的條文,以免讓能源局為了向燃煤業者收取費用作為它的「小金庫」,任意擴權准許業者隨處設電廠污染環境,危害人民健康。

魏縣長,我們不要你的三個如果,我們只請你給我們「三要」:要乾淨的空氣、要健康的身體、要彰化擺脫台化的羈絆永續發展!

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讀者投書】習近平敢,蔡英文敢不敢?


作者:許榮富(麥寮居民)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在杭州舉辦的20國集團工商峰會開幕演講時針對環境問題表示:今後五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毛額(GDP)的用
水量、能耗、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分別下降23%、15%及18%,要建設「天藍、地綠、水清的美麗中國」。
       中國的環境污染問題,遠遠比台灣嚴重許多;要改革環境污染,勢必要面對經濟結構轉型、既有勢力反撲等問題,因此中國在環保改革上,其深度與廣度,勢必遠遠比台灣來的複雜扭曲。習近平此番宣示,展現了領導人改革的決心,不禁要說習近平有GUTS。
       我們無意吹捧習近平,但同樣面對環境污染問題,完全執政、並標榜綠色執政的蔡英文政府,在環保上則顯得毫無魄力。
       以禁煤政策為例,蔡英文政府明明可以透過修改法直接禁止電廠使用煤作為燃料;再退一步說,蔡英文政府也可以透過修法給予地方政府禁止生煤的權力。我們要提醒一件事:現在立法院民進黨占絕對多數,立法輕而易舉。
       或者,蔡英文政府也可透過行政手段下令全台電廠逐步淘汰燃煤,改燒天然氣。要透過行政與立法禁煤,對蔡英文政府而言SO EASY。
       明明蔡英文政府明明有很多手段禁煤,但卻毫無作為。反觀中國已經關閉北京燃煤電廠,兩相比較,高下立判。
       懇請蔡英文拿出執政者的魄力,向污染SAY NO。如此才能破除外界質疑:「習近平敢,蔡英文敢不敢?」

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

(轉載)【專文】經濟部挺台化的彆腳戲



(圖說)經濟部長李世光,不去努力拼經濟,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時而放話,時而到彰化縣政府施壓,還演出召開為台化解套的會議。圖/中央社(資料照)

經濟部6日下午5點召集環保署、法務部、能源局、工業局、彰化縣政府、彰化縣政府建設處、彰化縣環境保護局、行政院全球招商及攬才聯合服務中心、台灣化學纖維股份有限公司等單位開會。

會議只有兩個議題:彰化縣環保局所用來審核台化固定污染源之「彰化縣鍋爐蒸氣產生程序許可證審查原則」的適法性問題,以及核發給台化操作許可證的後續處理問題。

不厭其煩的把所有被召集開會單位名稱全披露出來的原因是,這個會議實在開得太莫名其妙。不是經濟部公務員吃飽太閒撈過界,就是擺明多找幾個中央部會來,共同逼迫彰化縣政府對台化放水。

開會的結果卻是大逆轉。經濟部在7日的網頁「即時新聞」欄上,發布了一則新聞說:「彰化縣政府為維護縣民居住品質,嚴格把關審核轄內固定污染源設置情形,並訂定『彰化縣鍋爐蒸氣產生程序許可證審查原則』,經濟部及環保署均予以尊重審查權責。」

新聞稿中說:「經濟部基於工廠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為協助該公司順利營運、維持產業供應鏈與在地就業,並同時兼顧環境保護,爰於今日與環保署共同召開『台化公司汽電共生設備申請固定污染源操作許可證展延釐清會議』,會議對各界意見均予以尊重。」

有一處比較奇怪的是,新聞稿說:「本次會議前,環保團體所提出保障彰化縣民健康及勿違反環評法核發許可證展延等訴求,由於本次會議屬於行政機關間之溝通會議,會前已收集環保團體意見,轉請彰化縣政府參考。」

既然會議是屬於行政機關間之溝通會議,請問台化是行政機關嗎?為什麼經濟部也邀請它來開會?彰化人問了好幾次,台化究竟是以化學纖維為主業?還是以發電廠為主業?汽電共生是賣餘電?還是你經濟部准許它在人口稠密的彰化市設火力發電廠?這些都是經濟部主管的範疇,彰化縣政府無從得知,所謂轉請彰化縣政府參考,完全是不負責任的推託之辭。

對此,彰化縣環保局只是淡淡表示,北上開會前,他們備妥完整資料,該局在去年6月間是依空污法等相關法規之授權,制訂了「彰化縣鍋爐蒸氣產生程序許可證審查原則」,也依法公告,適法性無問題。這一來,經濟部的開會事由就更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在硬拗了。

明明只是一家在地方上聲名狼籍的廠商,本月28日以前,它的14張固定污染源操作許可中,有3張屆期要換發新證,地方環保局發現它連自己17年前的環保承諾書中自訂的標準都超標,只是要求它照自己的承諾執行而已;若無法達到標準,就應增設脫硫設備,或提出具體可行的替代方案,二者擇一皆可。

彰化縣內其他5家比台化規模小的廠商都已增設脫硫設備,只有全縣工廠面積最大的台化說它「空間不足」無法增設,經濟部李部長也相信?讓人不得不懷疑你的能力與居心;所提的替代方案也有多處交待不清,多次遭環保局退件。

一般的廠商碰到這種情況,只要和承辦人溝通,了解問題出在何處,回去改寫補件或補充說明即可。

只有堂堂台灣石化界龍頭老大的台塑「起家厝」台化,時而威脅員工說縣府刁難會導致1千多人失業、說議員及環保人士從中作梗,若不通過將要關廠;時而鼓動工會到縣府抗議,還和環保團體隔著警方圍起的柵欄互嗆,而經濟部長李世光,不去努力拼經濟,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時而放話,時而到彰化縣政府施壓,最後就是演出6日傍晚召開這個擺明為台化解套的會議,讓彰化縣的環保團體急得跳腳,特地到監察院去告經濟部一狀。

環保人士會那麼緊張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前不久台塑六輕在曾任法務部次長的雲林縣長李進勇把關下,所擺出的超高姿態,連李進勇也拿它沒轍;多次發生工安事故,六輕依舊我行我素。

這次彰化縣環保局只是審查3張屆期的固定污染源操作許可,一再退件的原因也一樣,大概以往眾多門神的層層護衛之下,養成台塑關係企業依舊深信「黑金」是無往不利的兩大法寶,公司上層仍維持王永慶及國民黨掌權時代的霸氣,遇事找層峰喬,根本不把地方政府執法機關放在眼裡。想不到官場文化也在轉變,解嚴之後出生的年輕公務員,心態上較前開放,一秉依法行政的原則,台化那一套高姿態竟然在彰化縣踢到鐵板。

台塑六輕在雲林的種種惡行,讓深受其害的彰化縣民及環保人士感同深受。譬如許厝國小學童被迫遷來遷去;譬如找了一個和台塑關係密不可分的人士去幫許厝國小學童驗尿;譬如台塑對李進勇縣長可以公然拒絕它以往對縣府的承諾;譬如去年pm2.5頻頻達到紫爆程度,雲林縣政府要求其比照台中火力發電廠降載被拒...,每次的事件,都讓彰化縣民印象深刻,你說它對縣府所提的「替代方案」中,自己說要降載之說,環保局能不責令它提出更具體的降載做法嗎?

至於9月28日期限前,台化究竟能否拿到展延許可?環保局7日又發了一則新聞稿,重申台化應提出具體污染改善措施,並照改善措施及承諾事項確實操作。對於台化同意配合於空氣品質不良時啟動污染源降載等改善措施,應明確量化減量目標及訂定合理改善期程。只要做到這些,拿到展延許可不是問題。

問題是,經歷了這些,彰化人對它的企業形象又多一層認識,是得是失,或許台化並不在乎,畢竟他們落腳彰化超過半世紀,彰化人只感受到污染增加、健康受到威脅;無良廠商只想到如何掠奪更多。最忙的是彰化縣的環保人士,永遠要24小時備戰。

2016年9月8日 星期四

【轉載】學者研究:每戶每月電費多85元 2025年非核無煤有機會



「2025年非核又無煤,是有機會的。」長期鑽研環境與空氣問題的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莊秉潔這麼看待。


3日下午,莊秉潔在「非核無煤:關鍵四年如何換得環境永續的百年?」演講中再談台灣空污整治及能源結構調整的可能解決方案。他估算,只要每戶每月多付85元電費,便能以天然氣、再生能源取代燃煤,還給中南部乾淨空氣與健康。




(圖說)莊秉潔估算,只要每戶每月多付85元電費,便能以天然氣、再生能源取代燃煤,還給中南部乾淨空氣與健康。圖片來源:本報資料照。攝影:陳文姿。


這場演講也是中興大學前校長李德財號召中興師生校友組成「宏華環境保護與數位未來基金會」的第一場活動。李德財表示,成立這個基金會,為的是跟年輕人有更多的溝通和交流,也引導研究人員更關心台灣所面臨的問題,並投入尋找解答的行列。將來將營造聚會空間,持續舉辦演講等活動,並建置線上課程等。


重返健康環境  非核、無煤發電須並進


目前台灣的電力,12%來自核能、50%來自燃煤,雖然非核目標已確定,但燃煤電廠排放的重金屬、戴奧辛也威脅著中南部居民的健康。因此隨之出現「非核無煤家園」的倡議,例如在2015年的12月便有8000人走上街頭,祈望國家可以推動「非核無煤」家園。


「傷害實在太大!空污是會死人的!」莊秉潔強調,空污不只是感官問題,更會帶來死亡。他從1990年代台塑六輕建廠過程擔任環評委員開始,花了20年左右時間研究PM2.5污染模擬模式等,也因此在先前國光石化爭議時,更提出若國光石化營運,全台每人平均減少23天壽命的推論。而這個從研究六輕數據所模擬出來的理論,也讓莊秉潔遭台塑集團提起訴訟,直到2013年才獲得勝訴。


比起燃煤製造空污帶來死亡,有一派說法認為不會產生空污的核電,因此算是拯救了上百萬人。然莊秉潔認為,空污帶來死亡、而核災帶來的卻是棲地的喪失,讓人們再也無法在當地養育下一代。且依他的模擬,若福島核災發生在台灣,還得看風向與地形等條件,最壞的狀況,核災造成的影響與損失仍可能高過台中火力發電廠。




(圖說)今年3月,立委與學者曾召開記者會,要求台電減用燃煤發電。左起:蔡培慧、洪慈庸、何欣純、蘇治芬、莊秉潔。圖片來源:本報資料照。攝影:陳文姿。


發電空污成本  不該再由中南部承受


莊秉潔指出,在60年代時,北部工廠林立,因此空氣品質較惡劣。但隨著工廠陸續遷出、捷運開通等,變成中部在1991年有了台中火力發電廠、1997年麥寮電廠,此後雲林台西、彰化大城等地的居民,癌症死亡率便從全國最低轉為最高。居住在大台北地區的民眾,也許「不能感覺」,但也應該想想目前北部有較好的空氣,算是來自中南部代為承受工業、中電北送等換來的結果。


如何還中南部清淨空氣?莊秉潔表示,若關閉台中火力發電廠,彰化、南投竹山、雲林斗六、嘉義都將受益;若再將台中的工廠從燃煤、重油改成天然氣、柴油,則能讓台中市區的空氣品質達到宜蘭、花蓮等水準;若再調整汽機車使用,中部重回「仙境」不是不可能。


不過莊秉潔也提醒,並非一味採用電動車就是解決空污,因為還是要看電力從何而來。若仍使用燃煤發電,再加上輸配中的折損,反而只是轉嫁了空污。他以美國的經驗為例,美西由於善用加州陽光,做太陽能發電,以電動車改善空污;反觀美東,卻因此加重了污染。


綠能搭配天然氣  民調:漲電費過半民眾願買單


莊秉潔認為,應以綠能搭配天然氣取代核電與燃煤發電。天然氣的好處除了空污遠低於燃煤外,更重要的是可以快速調節,只要不供氣便可停轉。燃煤從燃燒到熄滅則需要時間,無法即時反應。在綠能因為天候條件停擺時,隨時可以用天然氣補上。


莊秉潔估算,這樣的改變大約會讓電費從一度3.2元,提高到3.5至3.6元,每戶每月將因此增加約85元電費。但他也提出之前遠見雜誌做過的民調,顯示過半數的民眾都願意為了乾淨的空氣買單。


目前行政院長林全已承諾「減煤」,而加拿大、新加坡、中國、紐西蘭、德國、丹麥、英國、美國,也已不約而同提出無煤家園訴求,莊秉潔認為,這已是國際趨勢。

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轉載】環團怒嗆六輕驗尿「請鬼抓藥單」 國健署辯「非研究」挨批


(圖說)立委、環保團體今(6)日舉行記者會,反對雲林縣許厝國小學童尿液檢驗案,改為由成功大學主秘李俊璋教授主持,質疑李曾受六輕委託做過計畫,低估致癌風險,且無公信力,要求停止委託李俊璋;「要健康婆婆媽媽團」中部團團長張淑芬等環團人士在會中一度怒嗆國健署代表,激動落淚「後悔投小英」。

民進黨立委劉建國、陳曼麗辦公室與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要健康婆婆媽媽團上午在立院召開記者會,要求衛福部停止李俊璋的委託案,但執行機關國民健康署代表、研究員林貞夙幾次強調這不是「研究案」屢遭質疑,氣氛相當火爆。林貞夙提到應當地家長要求時,環團人士反嗆「我們都知道那些家長是誰」!

嘉藥科大副教授、水保聯盟發言人陳椒華也反問,「如果不是研究,那是什麼」,「衛福部帶回結果後要幹嘛?林貞夙強調是「採樣」、「檢測」,會提供給家長。環保人士與主持會議的陳曼麗再追問那案子的預算規模,林一開始回答「每個人2700元」,與會人士不滿追問「是要問總共多花經費,是16萬嗎」,林貞夙才又慢條斯理回答,大概要做65位學童。

陳椒華質疑,李俊璋主持「六輕特定有害空氣污染物所致健康風險評估」計畫,該報告有低估致癌風險嫌疑,只計算包括氯乙烯、環氧乙烷、甲醛等17種致癌物的致癌風險,而報告中還檢驗出其他一、二級致癌物,包括氯仿、四氯化碳、三氯乙烯及1,2二溴乙烷等,但李俊璋的報告都未列入計算。

環團強調,六輕的致癌風險已超過萬分之一,應停工接受調查;同時質疑衛福部配合六輕及部分家長「打假球」,「國健署是國家的單位,怎麼會被扭曲成聽家長的」?


(圖說)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後排站立者)質疑衛福部委託李俊璋驗尿未利益迴避。圖/唐詩

林貞夙說明時表示,這樣的檢測是因為當地的家長和老師關心孩子的健康狀況,所以希望邀請一個「他們可以信任的團體來做檢測,而他們可以信任的團體,就是成功大學」,「他們的需求反映到衛福部這邊,所以我們才洽請成大到當地幫忙做尿液篩檢,這樣尿液篩檢的結果,主要是會回饋給學生家長,及有做檢查的老師,和我們的研究是沒有相關的」。

「上週五是第一次做檢查,事前也和家長老師做說明,也會提供報告結果給師生,之後會每個月做一次,包括上禮拜五加起來,一共會做四次」,林貞夙表示。但她在說明同時,現場的張淑芬和養殖協會林進郎等人已聽不下去,幾次攤手、翻白眼,之後還直接趨前抗議,把「白手套」丟到林貞夙座位前,並把她的名牌/倒過來放,諷刺衛福部「倒了算了」。並用白紙寫了三個字,怒罵林「我只能夠給妳三個字,笑死人」!「政府的專業在哪裏?太可恥,把人民性命開玩笑」。

耘林藝術人文生態關懷協會理事長林富源說,這幾天知道李俊璋主持計畫,基層的反映是「政府是台塑開的」!衛福部報告被逼出來後,站出來發言的是環保署長李應元,「他就先幫台塑撇清,沒有直接關係,再來是李進勇縣長在麥寮開公聽會,任由彰化的環盟人士被圍攻,李進勇卻溜跑」。

林富源接著怒批,結果案子竟又邀請李俊璋主持,「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員都一直在幫台塑解套,有沒有搞清楚啊!把我們當白痴嗎?這樣搞下去,雲林彰化的人該怎麼活?現在網路都在發酵雲林彰化沿海不能住人,我們得要搬?要把我們遷到哪邊去」?

「六輕污染二十年,大家沒看到嗎?李俊璋教授你懂什麼」?林富源說,我身為台西人,我從小在這出生,我很清楚很明白,我的海長怎麼樣子,他的生物多豐富、多美麗,過去被貪婪的政府賣掉了!今天污染成這樣子」。


(圖說)國民健康署派出研究員林貞夙(左一)到記者會中說明,遭環團人士把名牌倒置、丟白手套抗議。圖/唐詩

林富源氣到拍桌說,「真的怨嘆」!「你看越南,最落伍的越共,第一時間請國際環保團隊進駐調查,把台塑的暗管的挖出來了,我們政府做了什麼?暗管那麼多支,(六輕)當地漁民都知道,為什麼你政府不知道」?「我們的政府在幹什麼,搞什麼,養你們幹嘛,還繳稅、十八趴」?

張淑芬則聲淚俱下,也跟著拍桌激動哭喊,她覺得滿悲哀的,這樣的報告有問題,「彰化人的命在哪裏」,下午經濟部又有一場魔手要伸去進了,「台塑你真的好強喔!來當我們執政黨好不好?新政府下台,請台塑黨執政,可以嗎?結束我們的生命,結束台灣人的生命!李寶珠妳在哪裏,妳是彰化和美人,卻住在天龍國裏面」!

之後她說,後悔投給蔡英文魏明谷,「台灣改變了嗎?我沒有看到,我真的沒有看到,我到現在還沒看到台灣有什麼改變,衛福部環保署講白痴話,讓人很無奈」,「人民只能相信自己」、「官員算什麼?人的道德良知最重要」,請政府脫掉六輕的白手套。

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

【轉載】誰讓國小蓋在石化廠旁? 許厝分校遷校的3大疑點!


(圖說)許厝分校新址竟然蓋在距離石化廠僅900公尺的地方,過程疑點重重。(資料照,宋小海攝)

一個國小竟然蓋在距離石化廠僅900公尺的地方,有沒有搞錯?雲林麥寮橋頭國小許厝分校遷校事件一波三折,政府、專家要遷校,家長反而不願意,學童則夾在中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其實很多人都想問,當初究竟是誰這麼「天才」,竟選在這個地方蓋學校?且決策過程中竟沒人擋得住?

【疑點1】許厝遷校為何與長庚分院綁在一起?

根據現任立委、前雲林縣長蘇治芬提供的大事紀,時間回到17年前,雲林縣政府以許厝分校舊址設備老舊為由,提出了遷校計畫。原本多數地方人士都認為,基於學童就學方便性考量,於許厝分校舊址「原地重建」應是最好的選擇,無奈當時街頭巷尾就有耳語:台塑願意出資7000萬贊助遷校,但前提是遷校地點須跟著台塑蓋醫院的計畫走。

【疑點2】保安林為何解編用來蓋醫院?

耳語是否為真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2001年、2003年農委會連續兩次公告解編了鄰近六輕廠區,而被視為有助於隔離部分污染源的大片保安林地,其中更有多達15.48公頃被改劃為「醫療專用區」,並由雲林縣政府於2004年公告標售;果然,兩年後已故前台塑董事長、「台灣經營之神」王永慶,便在這塊地上親自主持動土典禮,興建了長庚麥寮分院。

醫院動土的隔年,雲林縣府召開「研議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校地事宜」會議,並作成「為尊重地方民意,撥用原保安林地3.4公頃國有地作為分校新址」的決議,兩個月後行政院同意撥用;2011年6月,總經費耗資1億元的許厝分校新址(雲林縣政府出資3000萬元),在蘇治芬縣長任內動工,全案至此宣告塵埃落定。

(圖說)許厝分校新址跟著長庚醫院走,從校園內即可望見醫院。(資料照,宋小海攝)

【疑點3】醫院與學校為何毗鄰石化廠區?

然而如今回顧整起事件,卻可以說是「疑點重重」,包括許厝分校究竟為何不選擇原地重建?硬要跑到六輕廠區外蓋新校,再拜託台塑花錢雇遊覽車接送學童上下學?肩負國土保安、隔離污染源的保安林地何其重要,農委會究竟基於何種考量同意解編?且絕大多數用地面積是拿來蓋醫院?又為何長庚麥寮分院非得與許厝分校新址「綁」在一起不可?更甚者,無論蓋醫院或是建學校,都須通過嚴格的環境影響評估審查,當時的環保署環評委員會又是基於什麼原因,竟無視於與偌大的石化廠區毗鄰,可能帶給病人及學童的危害風險?

事過境遷,蘇治芬日前在臉書上感觸良深地po文表示:「…建校在我任內,該被批評的…」但她也意在言外地公開了許厝分校建校大事紀,將長庚麥寮分院與許厝分校新址,從用地取得至興建,其難分難捨的歷史,赤裸裸地攤在國人面前。

許厝新址於任內建校 蘇治芬「責無旁貸」

蘇治芬說,許厝分校遷校一事,如今鬧得沸沸揚揚,許多相關訊息已真假難辨,她也不想再多做任何評論,只希望大家能靜靜地觀看大事紀內容,並用心思考當時的時空背景,應該就能咀嚼出此事發生的原因與始末。

蘇治芬不諱言,身為許厝分校新址建校時的雲林縣長,她對整起事件責無旁貸,然而歷史最重要的意義應在於檢討,並期待不再重蹈覆轍。而她始終認為,台灣應盡快戒除對「褐色經濟」的癮頭,讓國內的經濟不再有污染,而是充滿綠色的潔淨。

2016年9月5日 星期一

【轉載】「真的不能住了!」 數據會說話 醫師籲六輕關廠或集體遷村



(圖說)根據國衛院及台大公衛學院等機構相繼發表的研究報告,對於許厝學童的健康來說,六輕是難以排除的巨大風險因素。(盧逸峰攝)

「我們的孩子都慘到當過『白老鼠』了,政府卻拿不出辦法救他們!」台大兒童醫院胸腔加護醫學科主任呂立沉痛地表示,國衛院及台大公衛學院等機構相繼發表的研究報告,無論就六輕與鄰近鄉鎮的距離、風向,乃至於對照當地學童與國內一般兒童體內尿液檢測的結果,都是污染的科學證據。

靠近假設污染源 體內TdGA濃度較高

根據衛福部委託國衛院及台大公衛學者詹長權所作的流行病學研究,自從許厝分校學童2013年搬到距離六輕氯乙烯、聚氯乙烯(VCM、PVC)廠相隔不到1公里的新址上課後,其尿液中的硫代二乙酸(TdGA,VCM的主要代謝物)平均濃度便居高不下,一度飆至192.8(μg/g creatinine);隔年新學期開始前,歷經兩個月暑假的「遠離」,學童體內TdGA平均濃度降到79.6(μg/g creatinine);同年秋天學童搬到距離六輕5.5公里的橋頭國小校本部「避難」,TdGA平均濃度雖爬回173.6(μg/g creatinine),卻再次證明:「學童與假設污染源之間的距離,是有意義的。」

然而上述數據公布後,六輕回應指稱,所謂的VCM與PVC的污染源在台灣可謂無所不在,學者的研究結果,並不能直接證明學童受到的污染是來自六輕?更甚者,若無台灣其他地區兒童體內TdGA濃度的背景值調查,又怎知這不是全台兒童都共有的「獨特現象」?

其他地區兒童TdGA濃度 遠低於許厝學童

基於六輕的反駁在科學上是站得住腳的,衛福部乃委託國衛院,分別於2013年及2015年,針對總計226名國內居住在北、中、南、東各區及離島、7到13歲的兒童,進行尿中TdGA濃度檢測,歷經3年的採檢、檢驗與分析,最終得到的平均濃度為63.1(μg/g creatinine)。

「我有猜到許厝分校學童體內的TdGA平均濃度,應該會比國內一般兒童高,但萬萬沒想到最高時竟是背景值的逾3倍,也就是300%,這實在是太驚人了!」呂立驚呼。

(圖說)對於許厝分校學童體內的TdGA平均濃度最高時竟是背景值的逾3倍,台大兒童醫院胸腔加護醫學科主任呂立驚呼,「這實在是太驚人了!」(黃天如攝)

常用塑膠餐具裝熟食 國內兒童嘗惡果

國內塑膠製品充斥,尤其歷經塑化劑食安風暴之後,多數專家自然不會天真地以為,除六輕附近鄉鎮以外,台灣其他地區兒童便生活在「純淨」的環境之中。雖然缺乏其他國家類似背景值的調查可供比較,但呂立認為,尿中TdGA平均濃度63.1也夠嗆了,而這恐怕就是國內兒童普遍都有隨著父母,長期使用塑膠袋、塑膠餐具盛裝熱食生活習慣的惡果。

「六輕是難以排除的巨大風險因素」

至於許厝分校學童體內平均TdGA濃度一度接近200,且即使經過一個暑假,也遠比一般兒童的平均值高,又是怎麼一回事?台大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姜志剛認為,許厝學童與一般兒童生活環境中最大的差異,就是前者學校在石化廠區隔壁、而後者沒有!也就是說,六輕確實是難以排除的巨大風險因素。

(圖說)許厝分校學童體內平均TdGA濃度比一般兒童的平均值高,台大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姜志剛認為,兩者最大的差異是許厝分校在石化廠區隔壁,而一般學校沒有。(黃天如攝)

呂立強調,美國環保署(EPA)研究指出,VCM不但是人類一級致癌物,長期且大量暴露,可能造成肝壞死、肝囊腫,還會大幅提升罹患肝臟血管肉瘤,以及肝癌、腦瘤、肺癌的風險;更甚者,相關動物實驗更證實,若在尚未發育完全的兒童時期就暴露在VCM的污染中,罹癌風險更將是成人之後才暴露的數倍。

六輕周遭居民 體內重金屬濃度偏高

當然,若學童健康因六輕污染受到危害,大人也不可能倖免!根據台大公衛研究所接受彰化縣衛生局委託,最新完成的流行病學期中報告指出,距離六輕較近的大城鄉台西村及頂庄村346名居民,體內TdGA平均濃度亦有155.64(μg/g creatinine);對象涵蓋全大城鄉1132名居民的尿中TdGA檢測平均濃度,更高達180.65(μg/g creatinine)。

台大公衛學院上述研究,還放入釩、鉻、錳、鎳、銅、砷、鍶、鎘、汞、鉈及鉛等11種重金屬檢測,結果發現,若以六輕沿海居民相關檢測前10%濃度值為「高標」,則大城鄉居民逾半數都有至少一項重金屬濃度偏高;台西村及頂庄村居民中至少一項重金屬濃度偏高的比例,更高達6成6。
「真的不能住了,實在太危險了!」呂立急切地表示,相關數據已在在凸顯,此事件已不單單只是位在雲林麥寮的許厝分校要不要遷校的問題而已,包含南邊的雲林台西鄉、北邊的彰化大城鄉,都應慎重考慮:要不六輕關廠,要不集體遷村!

2016年9月4日 星期日

【讀者投書】無利益迴避之驗尿如何取信於民?

(許厝家長放心交由成大李俊璋團隊執行重新驗尿,但李俊璋長期接受六輕委託研究,此時六輕VCM廠也正在停工歲修,這樣的檢驗數據如何取信於民?)

作者:許春財(麥寮居民)

日前,許厝師生已啟動重新驗尿計畫,家長也因此同意讓學生暫時安置橋頭本校,一切看似紛爭已被化解,但殊不知,更大的災難可能接著上演。

首先,這次的尿液檢驗是交由成大李俊璋教授的團隊來執行,而李俊璋是誰?他是長期接受六輕委託研究的學者,講白了,六輕就是他的衣食父母之一,這次驗尿明顯違反利益迴避原則,而尿液的分析化驗過程與研究方法,也無須完全公開透明、接受監督檢視,如何保證其數據不會用來為六輕背書?

其次,六輕氯乙烯廠「恰巧」正在停工歲修,最大污染嫌疑者已暫停排放VCM,而學童也才返校第三天,這樣的尿液採樣又想證明什麼?

以上兩點就很難不令人懷疑,這一切只是為了「製造」一份對台塑有利的數據!可以預見,隨即就是上演「科學泥巴戰」,各說各話,真相也將隨之被淹沒!而這樣的烏賊戰術對誰最有利?當然就是六輕及其利益共構者,還有那些最不想被追究歷史決策責任的官員們!

然而,更大的災難還在於:

1. 倘若主要污染源就是六輕,但真相卻因此被淹沒稀釋,麥寮與大城有六萬鄉親只能繼續飽受毒害而莫可奈何,沒人搬得走,污染還會變本加厲!

2. 過去一切直指六輕污染的研究也將被質疑,各級政府將失去理據與立場來對污染源頭採取根本治理,更難以對六輕加嚴稽查管制、加嚴標準與修法、禁燒生煤與石油焦、反對擴廠...,台灣人民只能承受更多毒害卻無計可施!

3. 彰化雲林鄉親將難以相信任何報告,受害者們更難團結,輿論監督力量隨之瓦解,各式六輕公害求償還會更加劣勢!

那該怎麼辦?所有公民應共同抵制一切沒有利益迴避的檢驗研究,此外,唯有第三方公正單位才能取信與民,應組成由專家學者、公民團體與在地居民至少佔2/3比例之審議委員會,審議決定真正有辦法揪出污染源的檢驗方法和稽查方法,展開為期至少半年的不定時、無預警之地毯式稽查,所有會議、檢驗、稽查全程公開透明。

-------------------------
環署環局駐廠稽核遇歲修 遭疑「打假球 」(自由)
http://m.ltn.com.tw/news/local/paper/1027874

六輕聘環委研究 環團指未迴避(新唐人)
http://ppt.cc/v64lu